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玩家交流 > 小时候,跟阿娇的传奇生涯2

小时候,跟阿娇的传奇生涯2

发布日期:2020-05-23 20:22:40 热度:


 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荷尔蒙开始作祟,看到班里的小红成了小欢的同桌,我就会觉得郁闷她的同桌为什么不是我。

 
上了中学时,荷尔蒙作祟,更是开始暗恋明恋某个女同学。学会了随着班上的风气送传奇3私服装备、送生日卡。甚至开始写情书。其实那时候并不懂得什么叫恋与爱,甚至连怎么叫友情都未必懂。想起来也是觉得年少浑噩,懵懂无知。
 
到了大学,很快便有了第一个女朋友。所谓恋爱,彼此依赖,彼此伤害,也是无知的一段岁月。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吵架她曾经在校道上转过身来,很正式地评价过我,说我这个人内心根本没什么感情。
 
再后来大学毕业,出了社会,颠沛曲折。每隔几年,便觉得又是一番物是人非。相逢相识,离合悲欢,只觉得是人间最普通平淡不过的小剧本。我这个人应该不算一个过分的人。但还是会从后来的女朋友中听到过那么一两次类似的评价,说我这个人比较冷漠。
 
经历越多,岁月越久,阿娇自然是更少在我脑海里浮现了。她哥哥,我青表哥,阿梅,这些曾经的略有交集的传奇3私服玩伴我也都很少想起。在此间的二十年里,我连向我母亲有意无意地打听一下他们的念头似乎都不曾有过。
 
然而将近三十年后的一天,我却又很偶然地遇到她了。* 那是去年我去参加我表妹的婚礼的路上,我开车载着我妈,在一个加油站停下来加油的时候。我妈跟她打招呼,我才知道那个服务员是她。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她的目光似乎也越过我妈头顶,朝驾驶座这边看了过来。隔着车窗短短几秒没看太清楚她的样子,自然我也未必还记得或者说还能认出她的样子,但她看过来的那一眼,却又让我突然在想,莫非她还记得有我这么个人?
 
我妈说她嫁到了镇子西边过去一个什么管区去了。我大概问了一下她哥哥和她父母现在的情况,他们家的新房子盖在哪,诸如此类。然后顾着开车去我表妹家,便也没怎么再详细问了。
 
时光荏苒,人来人去,物是人非,悲欢离合。当我落魄失意的时候,我偶尔突然会有一股浓烈的感怀,我会突然强烈地怀念儿时的那个下午,我们在一起玩传奇3私服的时光。我会突然强烈地带着许多感怀地想,如果我从小就一直跟阿娇做朋友,一直是玩伴,如果我在她二十岁的时候娶了她,我的人生是否会很不一样?
 
这些念头就像一个人在他的风烛残年,回想他的一生,突然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遗失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那本是上天最初的赐予,那本是人生最纯真无邪的初心,却被岁月一天天一年年地湮没。直到最后,突然有一刻,才突然被发现。而这种遗失,使得他此后数十年的时光变得那么苍白而无力,甚至毫无感动与意义可言。
 
这种遗失,就像今天的我站在城市的林立高楼之间,看着车水马龙,无比怀念小时候放学时路过村庄某棵老龙眼树下时听到的鸣蝉声,无比怀念那时候路过某个河湾时望着碧绿的河水憧憬着里面有红色的鲤鱼,无比怀念那时候走过的田野,看过的落日下的晚霞,那些云霞就像浮在我家门前的河坝上。然而如今,那所有的曾经熟悉的景色都已远去了。
 
这种莫大的又或许是多余的遗憾和感伤,会一直伴随一个人直到他生命的终点。为了不烦扰生者,甚至不该被说出口。
 
这是一种多么沉重的、无声无息的、本不该启齿的遗憾与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