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玩家交流 > 小时候,跟阿娇的传奇生涯1

小时候,跟阿娇的传奇生涯1

发布日期:2020-05-23 20:16:03 热度:


小时候,我家老房子门前有一条大半米深的溪渠流过,人工砌起来的溪坝一直延伸到河边。在我四五岁之前那里大概是一片菜园子,有石头堆砌的矮围墙,上面种了一些粉色的带刺玫瑰。再后来,大约在我五岁时,我爸从爷爷家分家出去,就在门前新整平了一块地,盖起了新的一排瓦房。在新瓦房前,又用一面围墙围起了一块地坪,周边有菠萝、石榴、黄皮、毛桃等好几棵果树,还有苦楝树。

 

小时候,村里有个小姑娘叫阿娇。

 

阿娇家在我家背后大约三四百米处,靠近马路边。大约在五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她跑到我家门前来玩传奇3私服,还有同村的两三个小孩。我们一起在黄皮树和苦楝树下玩游戏,跳格子,抓石子,玩了一个下午。

 

那天,我们应该玩得很高兴。也许在之前几年的生命里,我还从来没有那么高兴和热闹地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过。

 

到了傍晚,各家大人们干活差不多要回来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屁孩也就作鸟兽散了。剩下我自个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

 

那一刻,是我在我的人生记忆里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热闹散场、欢乐退去之后的强烈空寂与无边落寞。

 

除此之外,我和阿娇之间并没有其他交集。甚至这似乎就是我记忆里唯一的一次相处了。

 

随着年岁增长,我上小学就换了三个学校。学会了骑自行车,经过她家旁边,远远看见了,彼此也不会转过面去打招呼。那或许是年少时的懵懂,也可能是羞涩,要说是浑噩、无礼,也似乎贴切,总而言之,就是不懂得怎么建立友情,也不懂得怎么表达友善,或者内心根本没想去相处,又或许是年少男女之间的一种禁忌感吧。

 

阿娇有个哥哥,他比我要大好几岁吧,一个帅气小伙子,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酒窝。我们是在一起接触过的,应该是我帮外公放牛的时候。不过因为我比他小了几岁,在他面前总有一些“低层感”,玩不到他那个朋友圈里去。不论是话题还是玩传奇3私服,他在那里跟谁一起说笑,我们这些小屁孩只有旁听和仰望的份,又或者也曾一起玩几把传奇3私服,然后就散去了。突然有一天又不怎么见他了,可能就是已经离开村庄出去打工了。

 

他跟我的一个远房舅舅家的叫青的表哥倒是玩得来,然而我跟我那个阿青表哥也没怎么玩在一起。

 

青表哥也是个帅气小哥哥。村里有个比我大几岁的叫梅的小姐姐,她家在我们家后面大约两百米处那个晒谷场边上。她很迷恋我的青表哥,虽然我那时候不到十岁但我也看出来了,因为她放牛的时候一天到晚在我们面前谈青表哥,今天说她跟青表哥一起跳过哪条小溪,明天说跟青表哥窑番薯或者摘山棯子或者怎样怎样——其实我也记不太清,只是为了表述她的那种沉醉。阿梅跟我大概也只是在放牛时聚在一起过,许多年后,我们也逐渐没再相遇也没联系。她可能比我大七八岁甚至十岁,也就是说我还在读小学时她可能就已经嫁人了。通过我过年在家跟我妈疏疏落落聊过的一些人和事,大概了解到的是她嫁的并不是我的青表哥。那应该又是一段少女情怀悲欢离合的年少时光的故事。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再见到她,问问她还记不记得当年,也不知道她还认不认得出我来。想必是不能了,因为将近三十年过去,她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里也早已遗失。

 

说回阿娇,我们两家的大人当然彼此认识,但也说不上什么交情,不过就是乡亲,连说邻里的距离都有点远,平日里应该也没什么来往,不过就是路过时问一声吃饭了没而已。

 

再往后,我离开村庄到县城读中学,到省城读大学,父母也早已搬到镇上,我逢假期才会偶尔回村里看爷爷奶奶。路过阿娇家旁边的时候,我偶尔会不经意地留意一下,她家可能也已经盖了楼房,旧的瓦房可能已经不再住了。又或许,在我读中学时她已经出去打工,在我读大学时,她可能已经早已嫁人了。再后来,奶奶身体不好,爷爷奶奶也被我们接到了镇上,我们就更少回到村里去了。

 

在这些年间,我并没有刻意把阿娇放在脑海里。也许十年二十年里,也只不过路过她家门口时,脑子里会闪现出一下她和她哥哥。